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广东如何治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4 12:02:1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广东如何治白癜风,江西白癜风能根治吗,太湖白癜风医院,上海白癜风初期病因,武汉白癜风权威医院,昌乐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北京看白癜风是多少钱

  

□ 维克多·E.弗莱哥(美国全国州法院中心) /赵蕾 编译

一般认为,陪审团制度的核心是普通市民作为陪审员,在审判中起着关键的决定性作用。艾布拉姆森写道:“没有任何行政制度会像陪审制度一样,将权力如此直接地交到公民手里。”陪审团制度不仅是法庭决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司法体系取得公众信任和人民信赖的关键,对于少数族裔来说尤其如此。法院庭审的合法性一方面依赖公众的参与,而陪审团是连接公众与法院的最有价值的一环。一些实证研究表明,公民参与陪审团是法院庭审本身合法性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公开透明既是行政管理的基础也是国家治理的关键。通过在诉讼程序中让公民作为决策者的方式,使得陪审团庭审成为司法制度中一种最公开、最透明的形式。然而在现代,陪审团制度还是遭遇了很大的挑战。

问题的提出:“消失的”陪审团

根据一份涵盖美国各州陪审情况的调查报告(2007)显示,在美国每年陪审团每年参与审判的案件数量为148558起,但在过去几十年中,由于案件数量迅速下滑,专家所称的“消失的审判”这一术语也越来越为人知晓,当然,这也就包括了陪审案件。大部分陪审团案件都是刑事案件(47%是重罪案件,19%是轻微犯罪案件),但也有31%是民事案件,剩下的则是家事、青少年、交通肇事案件及其他案件。1976年至2009年期间,刑事案件中的陪审团案件数量从3.1%下降到1.1%,而民事陪审团案件也从3.5%下降到0.5%。

近期一份关于法院的未来的报告提出质疑:陪审团审理民事案件是否不合时宜?受访者认为,在未来10年,由民事陪审团审理的案件数量不大可能会减少到完全消失,但就目前下降趋势看,以后的民事案件会减少公民的投入,减少所需的判例,也会有越来越少了解审判系统的陪审员和尝试陪审团审判的法官。

相对来说,刑事案件数量虽然在大幅度下降,但是大部分案件仍然需要由陪审团审理。由陪审团审理的刑事案件数量增加,也会使得公众的参与增加。即如果陪审团审理的刑事案件数量增加了,那么公众就能见证案件的审理解决过程;而由于公众的参与,法院作出判决也会更加审慎,从而也就提高了法院系统的信赖度与公信力。

陪审团的双重角色——案件事实的审理者以及统一标准的裁判者

本文认为,陪审团扮演着两种独立又相互区别的角色:案件事实的审理者以及统一标准的裁判者。进一步来说,陪审团事实审判者角色的作用逐渐减弱,而陪审团作为统一标准的裁判者在提高司法系统的信赖度与公信力上则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下面我们就来探讨这一问题。

第一,陪审团作为事实审判者的作用.陪审团其中一个作用是确认法律事实,以便于进一步确定法律的适用。罗伯特·托宾认为:“运用陪审团审理案件事实比任何法庭程序更能促进美国法律体系的完整性。在美国的一些州,陪审团还要负责量刑问题。

过去,在没有DNA和其他科学技术的时代,陪审团主要依靠自身经验或者证人、被告的可信度来判定他们陈述和供词的可信度。陪审团判断的事实主要包括两类:“被告人是否确实实施了犯罪”以及“被告人是否确实故意实施了犯罪”,而判断这些事实需要依赖陪审员“阅人有术”的能力。现如今,我们不再强调陪审团作为事实裁判者的作用,因为当今的案件越来越复杂,以至于需要相关的专家意见来了解案件事实,更不必说将这些意见运用到复杂的刑事和民事案件中。

第二,陪审团作为统一标准的裁判者的作用。陪审团作为最贴近社会标准的尺度,其独特之处在于建立社会标准和行为规范。陪审团代表公众,所以他们更有可能按照社会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做出决议。他们用社会标准潜移默化地影响法律,这些影响增加了法律条文的灵活性,并约束着量刑的自由裁量。实际上,不论是加重还是减轻情节,陪审团更倾向于对症下药的“诊断模式”,而不是采取类似判刑适用于类似犯罪的“法律模式”。在法院统一解决方案前,陪审团是让案件得以个体化解决的主要途径。

与经常审理类似案件的法官不同,陪审员因为只陪审一个案件,他们可以用一种新鲜视角审理案件。除此以外,陪审团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因为他们不需要死守法律条文。但陪审团给出的判决仅对该案件具有约束力,不能成为约束其他案件的法律判例。因此,在给定相同证据的情况下,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景:一组陪审团认定一个特定行为是过失行为,同时,另一个陪审团却认定相似行为是非过失行为。当然,不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个证人,甚至同一证人也不会用同样的方式表达两次证词。因此,除非实验使用模拟陪审员,否则很难统一证明结果。

结 语

当下,在表达社会对违法制裁的灵活性问题上,道德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对于特定类型的案件而言,比如涉及大麻持有的案件,陪审团是理想的裁决者,因为他们可以指导公诉人如何更宽容地对待被告,以便在诉辩交易中达成认罪协议。推而广之,陪审团不仅可以助以确定与社区标准更加相符的执法力度,还可以作为实际意义上的公民审查机构,用以避免任意性执法行为的发生。 市民经过陪审员选任程序成为整个社区的代表,他们可以说是最能代表社区的发言人与裁决者,特别是当法律赋予他们很大的裁量权,可以对个人违法行为行使进行执法和惩罚措施时。虽然对于陪审员在刑事案件中的作用,依然存在着不少争议。不过,美国陪审团制出现了复兴的趋势,这在刑事案件中已经越来越明显。正如上文所示,即便刑事案件的数量正在不断减少,但大多数刑事案件还是由陪审团进行裁判。

因此,本文认为,陪审团扮演的两种独立又独特的两种角色:案件事实的审理者及统一标准的裁判者。而研究表明,陪审员作为事实审判者这一角色作用逐渐减弱,而作为统一标准的裁判者在提高司法系统的信赖度与公信力方面则越来越发挥出重要作用。这将成为美国陪审团制度复兴的一个重要原因。

(译者单位:华南农业大学文法学院)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天津治白癜风的论坛